您的位置:主页 > 心情说说 >

心情说说 我远嫁的闺蜜,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那一段美好回忆不!

2018-02-09作者:织梦猫来源:织梦模板大全次阅读

 
 
春运开始,车站熙熙攘攘,大家都挽儿带女,大包小包,欢天喜地回家过年。我也结束旅程,回家陪家人过年。但因为她,心里却异常沉重。
 
这次来杭州,特意见一个人——我少女时代的闺蜜。
 
记得我们上初中那会儿,经常整天厮混在一起,一起上学,一起打闹,一起逛街,甚至在周末的晚上也要找各种借口留宿对方家里。躺在一个被窝里,激动地谈论着班里的男神,畅想着未来.....用妈妈的话说,就是好到要穿一条裤子了!还真是,记得那个时候,我们谁如果有漂亮的衣服,那是换着穿的。平时给自已买条小手链,一个扎头皮筋,一双尼龙袜子之类,一定会给对方买一份,想起这点点滴滴,内心依然温暖如初。
 
 
 
初中毕业后,她和许多家乡的年轻人一样去了杭州打工,我留在老家继续上学,但我们之间鸿雁传书不断。她告诉我她的工作,生活以及外面的精彩的世界;我告诉她我的学习,学校的趣事,朋友的糗事以及家乡的变化。那个时候看信与写信对于我来说是生活中的一大趣事。信往往是在午饭时间与晚饭时间写的,那个时候,教室里正好没有人,一片寂静,我便开始天马行空,胡言乱语了,想到哪写到哪,随性自然,写着写着,自己也会咯咯地笑起来……
 
后来,我上高三,学习日益紧张,而她一次次换工作,我们之间渐渐地少了联系,乃至到后来便彻底断了联系。我按部就班上大学,毕业后回家乡工作,然后结婚。我婚后第二年的春节前,她也回家过年,带着老公和四岁闺女,听到消息我兴奋地赶回她家。进门,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在院子里玩雪,眉清目秀恍然如年少时的她。她忙着招呼亲戚,照顾孩子,帮助家人与老公沟通……反正各种忙!忙的和我也没说上几句话。我失落地回家了,心想,等她闲了再叙叙。可等我知道时,她已经回了。老公不服水土,她只好连年也没过,带着孩子陪他回家了!
 
 
这一别就是八年,如今她那扎小辫的闺女都快上初中了。
 
尽管彼此之间已完全中断了联系,但闲暇之余总会想起她。想起她娇小的模样,想起她温柔的性格,想起她给我买的尼龙袜子……所以这次来杭州,我除了看西湖,便是看她了。
 
临行前动用一切关系去联系她。不得不佩服朋友圈的巨大能量,几天后通过微信失联多年的我们取得了联系。我到杭州时,她也从建德赶到了杭州!在朋友的餐厅,我见到了她。一看到她,我特别想上前抱抱她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没有。她还是那么瘦,好像近20年来,她没多长一丁点肉,依然时我们大西北特有的那种小麦肤色,完全没有生活在南方的水灵滋润。盛情的朋友们在异地为我们接风洗尘。
 
 
席间,我们一直用家乡话肆意的交谈,而她却显得寡言,本来话少,现在似乎更少了。偶尔插一句,还是婆家之言,我愕然,连家乡话都会忘了!?她说她出来近二十年,只回过两次家,加起来也不超过半月。我内心阵阵酸楚,只好一个劲儿的喝水。闹到半夜,大家都累了。加上旅途的奔波,我们一躺下便睡着了。第二天十点多起床,我们就近去了西溪湿地公园。江南特有的细雨,薄雾,白墙,绿树,小桥,流水……一路上我们追逐打闹,相谈甚欢,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。
 
很晚才回到酒店,上楼时看到她双腿沉重,走路显得力不从心,好像脚上的鞋又重又大,提不起来的感觉。我打趣说:“真矫情,转了半天腿就僵了!”她苦笑不言。晚上泡脚时,我发现她双脚肿胀,尤其是脚踝部位,已肿胀变形。忙问怎么了,走半天路不至于会这样的。她极力掩饰,我穷追猛问。
 
原来,她婚后身体一直不是很好。女儿五岁那年,有天晚上洗完澡,忙了会儿家务,她便上床睡觉,半夜醒来翻身,怎么也翻不了。双腿沉重不听使唤,并且麻木失去知觉。为了不打扰年迈的公婆,以及长年出车的丈夫,她忍了一晚上,连厕所都没上。第二天家里人送她去了医院,在医院住了一个月,毫无起色。又辗转去了上海,杭州等多家医院也没查出所以然。
 
 
回家她便卧床,和瘫痪差不多,行动极为不便。孩子年幼需要照顾,公婆年迈很多事也需照料。老公常年跑车着不了家。而她自己又是那样的身体,一切可想而知……最后她不咸不淡地说:“曾经一度连死的心都有了。”听到她的这句话我内心顿时崩溃。黑暗中泪水像决堤的江水一样夺眶而出,继而哽咽失声。要知道,曾经的她,像公主一样,是父母的掌上明珠。
 
那时,她的家境是我们镇上数一数二的,而她又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,父母宠着她,亲朋护着她,兄弟姐妹让着她。同龄的我们,常艳羡她的漂亮衣裙与充足的零花钱,而如今......
 
 
半年后病情好转,可以下床活动,但一直没有完全康复,时好时坏。因为身体与诸多原因,她八年没有回家看看,她怕父母担心。怕自己在无助的时候,在亲人的嘘寒问暖间失态,所以尽量不与家人联系,不管多想家,想父母,她都克制着自己,慢慢的她将自己从父母的世界剥离了出去,但却悄悄地流干了眼泪!倒是七十岁的父母,八年来,三次带着大包小包,千里迢迢,舟车劳顿来看她,回去后还无数次的寄钱给她.....
 
 
.去年她又生了一个儿子,儿女双全,终于凑了一个“好”字,可我知道这“好”字里有她下半生对父母无尽的思念,以及父母余生对她永远的牵挂!
 
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第二天我改变行程,和她来到她的婆家,那是一个江南的小山村,地处千岛湖附近,群山环抱,山比家乡的山更大更多,只不过山上绿树成荫,山下溪水哗哗。家里是当地特有的三层小洋楼,刚建没几年。一进家门换上拖鞋,穿着羽绒服的我,便顾不上矜持上床钻进被窝,因为患有风湿性关节炎的我,小腿已像浇了冷水一样透心凉,同时隐隐作痛!没想到爬床上更冷,而且冷中带潮,床上居然连电热毯也没有。
 
在我的大呼小叫中,她找来电热毯给我,我终于消停了!这气候连壮如汉子的我都受不了,何况她那体质。上学那会儿她总是病怏怏的,男生戏称她“林妹妹”!此时此刻我只有佩服!取笑说:“爱情的力量真伟大”。她又一次苦笑说:“为了孩子!”我不再作声,不禁陷入了沉思。
 
上学那会儿,班上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暗恋她,她辍学打工不久,他也辍学前往杭州。伴她左右三四年,觉得自己一无所有,愣是不敢开口。每次见她都搓着手,紧张的不敢说话,而她却是个矜持的要命的人,只等他开口。
 
 
就这样在琐碎的现实中僵持着,最终他们彼此错过了,而这一错过就是一生!她嫁了,五年后他娶了。现在的老公,用她自己的话说对她不好也不坏!而她却对婆婆出奇地孝顺,妈长妈短,烧菜做饭,洗衣打扫,大事小事,一手包揽,尽管做起来慢得像蜗牛。要知道,曾经的她在父母面前任性的骄横跋扈!有次吃饭时,老父亲一句玩笑话,她就赌气将手里的鸡骨头扔出去,顿时,老父额头血流如注。她一边收拾去杭州前洗的孩子的衣服一边念叨说,自己的这身体,有点拖累人家。我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 
第二天,我逃也似的离开了。我不知道这么多年她是怎么过的,身处陌生而又未知的世界,忍受着身体的疼痛,听着听不懂的方言,吃着吃不惯的食物,煎熬着不能团聚的思念,还要强颜欢笑,养儿育女,瘦小如她。那得鼓起多大的勇气?我无从而知!
 
新年将至,希望远嫁的她永远幸福健康,也愿生活善待善良的她,我生命中的闺蜜!
http://www.988pf.com/a/shangganshuoshuo/20180209430.html

凡本站注明“本站”或“投稿”的所有文章,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某某站”并附上链接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编辑: 关键词:

网友评论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