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经典小说 >

经典小说 前女友突然联系我,让我去她家坐坐!我去还是不去

2018-02-07作者:织梦猫来源:织梦模板大全次阅读

断了联系的前女友或者前男友忽然联系你,要么是为了复合,要么就是为了借钱,再要么就是为了借命,前两种经常发生,可最后一种却不多见。

我叫陈雨,今年二十一岁,省理工大学的大二学生,而我就遇到了这么一件事儿。

事情发生那天,我和室友张建龙去网吧通宵打游戏,到了半夜两点多的时候,我的QQ忽然弹了几条消息出来,那会儿我正在游戏里杀的痛快,便没有切出去看。

等我切出去的时候,发现给我消息的QQ号叫“烟雨轻柔”,这是我高中时期女朋友麦小柔的QQ号。

刚到大学那会儿,我因为无聊和寂寞的时候试着联系过她几次,可她都没搭理我,现在怎么忽然联系了?她和我联系,难不成想要和我旧情复燃吗?

点开信息看了看,几条消息都一样,问我在不在,我看了下时间,都是半个小时前发来的。

我试着回了一个“在”。

麦小柔,长相清纯,高中那会儿每个晚自习下课,我们都会拉着手在操场上散步,她经常让我给她讲鬼故事,讲到紧张的时候,她都会害怕地躲进我的怀里,而我脸上则是挂着满足和猥琐的笑容。

不对,应该把猥琐去掉。

很快QQ那边就有了反应:“陈雨,你在省城吗?”

“在!你也在吗?”

“嗯,我在同福南路翠堤春晓,4-4-401,我听说你在省理工,好像离我这里不远。

麦小柔把她的详细地址都告诉我了,啥意思,难不成是示意我去找她?现在可是大半夜啊!

我已经有些心动了,可在键盘上却不敢敲出太露骨的字眼,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:“你自己在家吗?”

“是,怎么,你要过来陪我吗?”

我去,这已经不是暗示,而是明示了。

“我过去陪你,你让吗?”

“让啊,怎么不让,你来吗,我在家等着你。”

“好,你等我,二十分钟到!”

“好,不来是小狗。”

“谁怕谁!”

之后麦小柔给我发来了一个鬼脸,然后让我快点。

我心里有些诧异,麦小柔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开放了,在高中那会儿,她冲到我怀里,我想试着亲她一下,她都不让的。

我生怕麦小柔一会儿再后悔了,就准备下了QQ出发,在下QQ之前我看了一眼她的QQ说明:如果我死了,你还爱我吗?

这是什么鬼签名。

关了QQ,我随便和张建龙说了几句话,就急匆匆出了网吧,奔着翠堤春晓去了。

那小区和我们学校就隔着两条街,步行十多分钟也就够了,二十分钟妥妥的。

不一会儿我就到了那个小区,整个小区黑漆漆的,一个亮着的路灯都没有,难道说这个小区停电了吗?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小区,对这小区的布局不是很了解,我拿着手机照了半天,135268,可就是找不到4号楼。

这是咋回事儿?

我用手机登录QQ,问了一下麦小柔4号楼在哪里。

“一直往北走,在10号楼的后面,你快点,家里停电了,我一个人害怕。

“好,马上到!”

我继续往前走,终于在10号楼的后面找到了四号楼,再找到四单元,单元门开着,我直接进门,上了四楼。

找到401的房门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激动,小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,走到房门前轻轻敲了几下,很快门就开了,一股清香扑鼻而来,门口站着一个女人,长发披在身后,穿着一身红色睡袍,透过她身后的烛光,我发现她睡袍里面好像是真.空的。

我的气血一下就上来了。

“小柔?”我有些不敢确定面前的女人就是麦小柔。

“是啊,怎么不敢认了,进来吧。”说着,麦小柔就拉住我的胳膊,把我拽进了屋子里,她好像有些迫不及待了,她的手冷冰冰的,好像刚从冰块中拿出来似的。

进到房间里,我四下看了看,房间收拾的很干净,茶几、餐桌上各点了几根白色的蜡烛。

她指了指沙发,让我去坐下。

我点头便走了过去,一边走我回头看了一下麦小柔,她正在撩自己的头发,头发湿漉漉的,应该是刚洗过。

她说:“我已经洗过澡了,你要不要洗一下!”

洗澡,这也太直接了吧,不过她都不怕,我又何必客气呢?

说了一声“好”,我便起身往浴室去了。

进了浴室,我简单冲洗了一下,就迫不及待地走了出来,我身子都没擦干,穿在身上的衣服也是被打湿了。

走出浴室,我就发现麦小柔躺在沙发上,她的腿翘的很高,姿势撩人,让人不禁想入非非。

不等我有下一步的动作,麦小柔忽然放下腿,在沙发上“哈哈”地笑了起来。

我问她笑啥,她说:“我笑你澡都洗了,还穿着衣服干嘛?”

被她这么一说,我瞬间热血沸腾,三下两下就只剩下了一个三角裤,脱完了衣服我就向麦小柔走了过去,这好事儿来的有些突然,我心里还是蛮紧张的,所以双手不禁发抖。

麦小柔问我抖啥,是不是还是处.男。

我被她说的脸一下红了起来,心里也是有些郁闷,挺起胸膛便道了一句:“今天晚上就不是了!”

说着我就扑到了麦小柔的身上。

她的身体很软,可却没有什么温度,像她的手一样,冷冰冰的,就在我热血喷张的时候,“嘭嘭嘭”穿来一阵敲门声。

我吓了一跳,“嗖”的一声从沙发跳了起来,然后去捡扔在地上的衣服往身上穿。

麦小柔笑了笑说:“瞧把你吓的!”

我小心翼翼问:“谁来了,不会是你男朋友吧?”

麦小柔说:“我还男朋友呢,别瞎说。”

说着,她起身就去开门,我连忙说,让她等会,我衣服还没穿好呢。

麦小柔掩嘴轻笑,等我把衣服穿好了,她才把门打开,门口站着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,穿着一身黑色的布衣,这个人我认识,是麦小柔的爷爷。

我高中的时候,去过麦小柔的家,她父母死的早,是跟着爷爷长大的。

麦爷爷看了麦小柔一眼,然后又瞅了我一眼道:“你在啊!”

显然他也认出了我。

我有些尴尬说:“我来看看小柔,小柔说停电了,一个人在家里害怕,我过来陪陪她。”

麦小柔也是有些埋怨地道了一句:“爷爷,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!”

麦爷爷说:“法事做完了,我自然回来了。”

说着麦爷爷看了看我道:“时间不早了,你走吧。”

这叫什么事儿,不过也没有办法,我刚准备告辞,麦小柔替我求情道:“爷爷,天都这么晚了,就让陈雨在这里住一晚吧。”

我心里又出现一丝期许,麦爷爷同意我住下,然后让我和麦小柔睡一个屋……

麦爷爷看了几眼麦小柔,然后又看了看我道:“好,你就留下吧,今晚和我睡一个屋!”

等等,我留下来是睡.麦小柔的,不是睡.麦爷爷的!

我赶紧说:“我还是回去吧,我学校离这儿挺近的。”

麦爷爷有些不高兴道:“让你睡,你就睡,不想和我这个老头子睡一个屋,就在我的房间睡,我睡客厅!”

本来我还想着睡客厅,这样说不定还能半夜偷偷地溜进麦小柔的房间,现在看来彻底泡汤了。

我有些不甘心说:“麦爷爷,你睡房间,我睡客厅,您岁数大了……”

“别废话!”麦爷爷忽然打断我,他说话冷冰冰的,又十分的严厉,让我不好去争辩。

不过我在心里却是忍不住道:“我要不是看在你是一个老人家,又是麦小柔的爷爷,哼,我早就发飙了!”

麦爷爷回来了,我和麦小柔就只能回了各自的房间睡觉。

进了房间,我就听到手机响了,一看是麦小柔发来的信息:“一会儿等我爷爷睡着了,我偷偷溜进你的房间,不能让你白来!”

我说:“好!”

心里一下又激动了起来,麦小柔在QQ上又问我:“陈雨,你还喜欢我吗?”

我想都没想直接回了两个字:“喜欢!”

在那两个字发出去后,我不禁在想,或许还真是喜欢麦小柔的,只是她现在的变化太让我意外了,她除了对我这么豪放,对别的男人会不会这样呢?

如果是,那我是不是就能唱:爱上一匹野马,头顶就是绿油油的草原……

不过我不是那种保守的人,就算和她发生了点啥,也不一定真的要和她在一起,说不定我这还是给其他人多种了一点绿呢。

那首歌,也不一定是我唱。

麦小柔那边没有再说话,估计是睡下了吧。

我这边迷迷糊糊一会儿也睡下了。

夜半的时候,我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声音,一下就清醒,不会是麦小柔来找我了吧。

“大半夜,鬼鬼祟祟的干嘛?”麦爷爷的声音,看来麦小柔被麦爷爷发现了。

“上厕所!”麦小柔一副不高兴的语气。

一会儿工夫,麦小柔的房间门又响了一阵,应该是回房间了,有麦爷爷坐镇,看来今晚我和麦小柔是没有机会了。

麦小柔回到房间后,我的QQ又响了,她发来消息道:“看来今天是不行了,早点睡吧,等改天我们去找个酒店,那样就没人打扰了!”

我赶紧回道:“好,周几?”

隔了一会儿,麦小柔回到:“下周四的晚上吧。”

“好!”我立刻答应了下来。

和麦小柔聊完天,我翻来覆去半天才睡着,这一觉我睡的很沉,不知道为啥,就是感觉累。

中间我醒了几次,可眼都睁不开,又迷迷糊糊睡去了。

等我彻底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次日的十点多钟,幸亏今天是周末没课,否则有了旷课的记录,又得想办法给导员解释了。

睁开眼,看了一下天花板,我才发现,我不是在宿舍,而是在麦小柔的家里,昨晚发生的事儿……

想到这里,我不禁脸红心跳。

一看时间,十点多了,我赶紧起床,然后把床上叠了一下。

出了房间,我就看到麦爷爷在沙发上坐着喝茶,看不到麦小柔的踪迹。

“起来了!”麦爷爷冷冰冰地说了句。

起床有些晚,我有些不好意思说:“起来了,小柔呢?”

麦爷爷道:“上班去了!”

上班?麦小柔已经不上学了吗?

我问麦爷爷,麦小柔在哪里上班,他“哼”了一声没回答我,然后指了指沙发上的空位道:“你坐下,我有些话跟你说。”

在麦爷爷的威严面前,我不好拒绝,就点头然后在沙发的一边老实坐下。

麦爷爷往我面前推了一杯茶道:“喝点吧,今年的新茶,在外面多少钱都买不来。”

我没有喝茶的习惯,就随口说了一句:“还是不喝了,我不渴!”

麦爷爷眉头皱了起来道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墨迹,让你喝你就喝,我还给你下药了不成?”

这老爷子,我他喵的,我他喵的“喝”!

本来我想着发脾气来着,可看到麦爷爷虎视眈眈的眼神,我一下就怂了,到不是我怕他,而是我对麦小柔图谋不轨,心里感到理亏,不好在麦老爷子面前发作。

我端起茶杯,喝下一口,别说,还真有一股神清气爽的感觉。

一口下肚,我好似上瘾了似的,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。

也是,昨晚虽然什么也没干,可被麦小柔折腾的热血膨胀,免不了口干舌燥,一杯清茶来解渴也是不错的。

看着我一口气喝下那一杯茶水,麦爷爷眼神里竟然露出了一丝的心疼,嘴里不由小声念叨了句:“暴殄天物啊!”

我没说话,麦爷爷咳嗽了一声继续道:“我让你喝的新茶,对你的好处很多,这个你以后慢慢就知道了,下面我来说说小柔的事儿,你也知道小柔父母死的早,从小跟着我长大,她懂事比一般孩子都早,以她的成绩高中毕业后,本来可以上一所好大学的,可因为我的一些原因,她只能辍学,然后……”

说到这儿,麦爷爷露出一脸的伤感,然后继续说:“然后,出去‘打工’,我们是最近才搬到这儿的。”

麦爷爷把打工两个字说的很重,我一下就想歪了,难不成麦小柔是去做了小.姐?

麦爷爷择是继续说:“小柔这个孩子这两年吃了不少苦,如果你是真心喜欢她,那你要对她好一点,不要让我发现你是一个负心人,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这老家伙的话把我吓了一跳。

我和麦小柔还没有发展到真的要在一起的时候,如果麦小柔真的像我猜测的那样是一个小姐的话,那我是万万不能和她在一起的。

我可不想头顶着一头可以养野马的草原过下半辈子。

可当着麦爷爷的面,我不好说什么,就只能尴尬地笑了笑。

接下来麦爷爷没有再留我,我也是赶紧告辞离开。

出了翠堤春晓,我就上了QQ问麦小柔在哪里工作,我去看她。

等了半天,没有回应,麦小柔应该正在工作吧。

我忽然又想,或许麦小柔并不像我想的那么不堪,麦小柔的豪放让我先入为主,觉得她已经成了失.足女人,虽然我没有去找过小.姐,可我也知道,她们是不会大早起起来上班的。

或许麦小柔上的正经班,我想多了。

可麦小柔为什么忽然对我那么“热情”呢?只是单纯的想要了,把我当成了一个宣泄的对象,还是说我超强的人格魅力吸引了她?

又或者说她想要用身体来接近我,然后和我再续前缘?

一边往学校走,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。

回到学校,张建龙问我昨晚跑哪里去了,是不是约.P去了,我笑道:“放屁,我是去见高中时候的女朋友了。”

张建龙问我:“是不是旧情复燃,然后干柴烈火了!”

我说:“开始的时候是,后来被人泼了一盆的冷水,啥也没干了。”

我这么说,张建龙自然是不信的,我也没有多解释。

接下来几天,麦小柔好像人间蒸发了似的,QQ头像一直是黑白的,她不会是拿我开涮呢吧?

我真是后悔没有想起来要她的手机号,期间我也想着去她家找她来着,可一想到麦爷爷那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块的表情,我就放弃了那个念头。

转眼到了周三的晚上,麦小柔的QQ终于有反应了,她上来直接问我有没有想她。

那会儿我正躺在床铺上,拿着手机抠脚,看到她的信息立刻坐直了身体打字回复道:“想了,想的不得了。”

我生理是想了,可我心里想的更多,这些天我一直在想麦小柔现在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麦小柔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,然后又发来消息:“明晚八点半,你到我们小区门口等我,记得提前把酒店的房间订好了。”

麦小柔什么情况,她怎么会这么主动?

想这些的时候,我回复的速度也就慢了一些,麦小柔发了一个生气表情道:“怎么不回信息了?”

我立刻打字说:“好,我定房间,对了,用不用采取什么安.全措.施?”

“不用了!”

麦小柔的信息后面还加了一个亲亲的表情,看到她的回复,还有她的话,我一下又激动了起来,恨不得今天就是星期四。

我问麦小柔今天有没有空,我现在就去接她。

她回复说:“今天不行,我爷爷在家,我不出去,明天他出门,我偷偷跑出去。”

这次,我没有忘记要麦小柔的手机号,可她却道:“不留手机号了,到时候你就在QQ上找我吧。

不给我手机号,是怕我打扰到她吗?

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啊?我心里又一次问自己,可不管她是怎样的人,我似乎都抵挡不住她的诱惑。

转眼到了第二天的晚上,八点多的时候,我就等在了翠堤春晓的门口,然后开始在QQ上给麦小柔发信息,说我来了。

很快她便回复我:“那你等我一会儿,我收拾一下就出去。”

消息后面又是一个调皮的表情。

不一会儿的工夫麦小柔就从小区里走出来,她穿着一身雪白色的连衣长裙,头发飘在身后,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她长的这么好看啊,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啊。

她没有背包,手里也没有拿手机。

我问她怎么什么也没带,她笑着说:“怎么?你还想让我请客啊?”

我赶紧摇头说: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你怎么手机也没带,要是有人找你怎么办?”

麦小柔走过来挎住我的胳膊道:“我就是让他们找不到我,这样就没人打扰我们了,你说是吧!”

麦小柔挎住我的时候,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,让我的胳膊肘碰到她,顿时我就感觉脸有些发烫了。

麦小柔笑了笑说:“瞧你那样儿!”

现在的麦小柔已经没有了高中时候的清纯,她有的只是“骚”。

麦小柔的体温还是有些低,不过比起昨天我碰她的时候要好很多,我问她,为什么每次身上都这么凉。

她笑了笑说:“我体寒,本身温度就低,一会儿你给我暖暖?”

这麦小柔,竟然一直在挑逗我。

我说:“高中那会儿,没觉得你的体温低啊。”

麦小柔道:“可能和我半年前得的一场病有关吧,从那场病之后,我就开始体寒了。”

我问麦小柔是啥病,她说反正不是xing.病,让我别问了。

我发现,和麦小柔对话越多,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就崩塌的越厉害。

不一会儿,我们就到了我订好房间的酒店,在进去之前,麦小柔让我去买些酒,说是喝点酒有情调。

若是有情调的话,自然要红酒,总不能弄几瓶啤酒,或者老白干,那和浪漫的气氛就太不搭了。

到了房间,麦小柔说先去洗澡,让我把红酒打开,然后倒上两杯,在外面等她。

我说,要不一块洗算了。

麦小柔笑了笑道:“我不习惯,乖,在外面等我,我马上就好。”

听到麦小柔带着调戏的声音,我差点就要把持不住了。

麦小柔进了浴室,“唰唰”的水声很快响了起来,我则是拿钥匙开了红酒瓶盖,然后找了两个水杯倒上。

我也是一个穷学生,订不了太好的酒店,所以这房间里也不可能有高脚杯和酒起子。

不一会儿的工夫,浴室的门就开了,麦小柔裹着浴巾,露着大长腿就走了出来,她一边走,还在一边擦她那湿漉漉的头发:“真讨厌,吹风机坏了,头发要半天才能干。”

看到麦小柔撩逗我的样子,我实在忍不住,就想着冲过去抱她,可她却灵活地躲开,然后指了指浴室道:“先洗澡!”
《http://www.988pf.com/a/tupianshuoshuo/20180207425.html》

凡本站注明“本站”或“投稿”的所有文章,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某某站”并附上链接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编辑: 关键词:

网友评论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